歡迎登錄中國(南方)學術網 | 學術研究雜志社

大數據、大融合:新媒體傳播的機遇與挑戰——2014國際新媒體高峰論壇綜述 ...

時間 : 2015-03-27 來源 : 本網原創稿 作者 : 中國(南方)學術網 【字體:

  由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設計學院與國際傳播學會(ICA)共同主辦的“國際新媒體高峰論壇”于20141025日在上海舉行。論壇的主題為“大數據、大融合:新媒體面臨的挑戰和機遇”。會議邀請了包括現任國際傳播協會主席Peter Vorderer(皮特·沃德爾)以及前任主席Francois Heinderyckx(佛朗索瓦·亨德里克斯)在內的諸多有國際影響力的海內外學者、業界人士參會和演講。

   一

   本次論壇中,中西學者所關注的傳播議題有很大不同??傮w而言,西方學者關注焦點在這樣幾個議題:無處不在的傳播(Ubiquitous Communication),即傳播在今天社會生活的普遍泛在;大眾傳播和人際傳播之間界限的融合;傳播的算法化(計算化)帶來的大數據時代的迷思和對此的反思;傳播技術的演進和傳播的意義的建立等。

   德國曼海姆大學的Peter Vorderer,對當今傳播進行了更為哲學化的思辨性分析。他關注的是傳播的泛在性(Ubiquitous Communication),因為新媒體特別是網絡媒體使得人們永遠在線、永遠互聯(Permanently online, Permanently connected)這種狀況影響了大眾傳播,也影響了人際傳播。因為或許此刻人還在這里,但是思維卻通過手機等移動終端與其他地方的人進行連接。這種無處不在的傳播,也帶來更復雜的人類情境:人們會因此產生網絡焦慮(anxiety);網絡的“出”和“入”有時也會存在沖突(contradiction)。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黃金輝和Joseph Bart Walther也從理論和實證角度分析了大眾傳播與人際傳播融合現象。他們設計了一個巧妙的實驗“蘭辛地區最棒的漢堡”,讓不同的被試在不同的房間,獨立評價蘭辛地區最棒的漢堡這個問題。但在試驗中,被試可以通過PC網絡溝通,交換彼此的姓名和對以上問題的看法和排名。結果發現,被測試的對象會通過Google搜索相關信息來驗證自己的判斷;同時,人際關系,比如“同盟”關系,以及對他人外表和社交能力的印象,都影響了對如上問題的態度和評價。這樣,大眾傳播和人際傳播的邊界開始模糊并融合,這就形成了新互動媒介的一些特點。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Francois Heinderyckx則從批判角度,分析了大數據時代的社會影響。他認為,人們對于兩樣東西是很盲目的,一是數字,包括數據和量化研究;二是技術,搜索引擎的算法/優化,用數字增加可信度,使得我們過于依賴表格、圖表等,也太相信搜索引擎,如Google、 Yahoo、Bing、Baidu等。數百萬頁的結果只需要零點幾秒就可以呈現,但我們是否思考過,這些結果是如何計算出來的?是通過什么標準展現了當前這些頁面而不是另一些頁面呢?在大數據時代,我們用GDP數字代替了發展的速度,用警察局的數據來看“安全”,用排名來代替學校好壞。這是否會使我們陷入一種數據的“迷思”?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Mary Beth Oliver的話題,則繼承了傳播社會學的經典之作《消逝的童年》的主題,分析了新媒體技術時代“有意義”的娛樂形態。她指出,如果問技術的發展是幫助還是傷害了我們的生活,我想兩個的答案都是yes。什么是有意義的娛樂?她提出了5個基本指標:卓爾不凡,讓人超越自我;強調相連性,能與人分享;能聚焦美德;能激發豐富的情緒反應;能激勵其成為“良好”。簡言之,就是應該由快樂驅動的、讓人享受的、浪漫的,比如童年的回憶。今天,社交媒體有可能成為有意義的娛樂媒介,它要能創造鼓舞人心的媒體流行(popularity of Inspiring Media),鼓舞人心的媒體參與(Participating of Inspiring Media)。

   英國桑德蘭大學Guy Starkey和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Arthur Austin Raney,則分別對新媒體時代傳統媒體的演進和變化做了分析。Guy Starkey認為,新技術不斷改變當今的媒介政治、經濟環境,公民新聞學、多媒體新聞網站獲得普遍發展,但傳統媒體仍有巨大的影響力。90%15歲以上的英國成人每周聽廣播,36.6%的人通過數字平臺等收聽廣播。他斷言,互聯網是否會讓電視死亡,我們還不知道答案。但是電視是否會讓廣播死亡,答案一定是不會。Arthur Austin Raney提出了“第二屏幕理論”,來分析當今人們觀看電視方式的改變:40%的人會在看電視的時候使用第二屏幕(如智能手機)評論,20%的人會討論電視上正在看到的內容,或者查看他人對于該電視節目的感受。今天的電視已經是個高度社會化的電視,技術允許遠距離的電視觀眾同步進行社會化互動。我們的媒介環境從一對多(傳統的大眾傳播)到多對多(群體傳播)和一對一(人際傳播),即大眾傳播和人際傳播融合在了一起。

   二

   國內學者,特別是業界代表所關注的議題和焦點,則集中在媒介融合的新常態、互聯網思維、信息時代的技術思維、跨界發展與大數據等方面。

   新華社對外新聞編輯部主任嚴文斌、中國人民大學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鄭保衛在發言中,不約而同地提出:今天新舊媒介的融合已經是個“新常態”,媒介融合不僅有市場需求、媒體行業自身發展的需求,也有著政府的期待等多種推動力,對此應理性對待、承認現實,并積極地把握這種變革所帶來的機遇。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下,互聯網思維是一個關鍵詞?;ヂ摼W思維帶來受眾導向,因為受眾不再是被動的接受者,自由、平等、開放、互動是關鍵。堅持“內容為王”并未過時,提高傳媒的傳播力、影響力、公信力,提升新聞品質和注重內涵發展,才能更好地為受眾服務。

   鳳凰網技術總監王建新則更為深廣地思考了從工業時代向信息時代的轉型。他認為,馬克思曾說,消費者使用后才產生價值。所以,產品對應消費(應用),消費者對應用戶,從工業時代走向信息時代時,應用和用戶(appliance & Users)才是關鍵。以用戶為中心是一種歷史的大趨勢。這種影響在三方面:產品或應用的形態的影響,表現為界面(interface)的重要性,因為界面抽象了最重要的信息,同時也是受眾接觸的第一實體;組織內部的影響,開始從“以編輯為中心”轉向“以用戶為中心”,編輯部地位下降,產品經理地位會上升。印刷等會成為負資產,不可模仿的信息資產、數據和頭腦才是正資產;組織外部的影響,不再需要明顯的集團式、組織化的聯合,而是數據、大腦和網絡的整合。

   澎湃新聞產品總監孫翔則從澎湃自身的發展,對上述專家的思考做了例證。他指出,作為2014年下半年最具話題性的新聞客戶端,澎湃新聞發展之路可以概括為三條:首先是整體轉型,先網后報,小組化動作,精耕垂直領域;其次是大力引入人才;第三是確立品牌,以專注時政與思想形成基本定位。

   三

   本次論壇總計收到投稿論文超過200篇,經過匿名評審最終獲選89篇,作者來自全國各大高校、研究機構、社會性機構等。在獲選論文中,王茜從傳播學研究方法的角度審視大數據。她認為,大數據與新技術手段的出現給傳播學研究者帶來新的研究方法,同時也給傳統的內容分析法帶來新的挑戰?;谒惴ǚ治龅挠嬎阈蛢热莘治龇焖俦憬萸曳治隽看?,然而會丟失很多媒介語境中深層的含義,也無法挖掘語言和文字中的豐富性、復雜性以及內涵的微妙之處,因此大數據時代依然需要計算機與傳統人工的內容分析法相結合的研究方法,利用數據抓取技術與計算機編程輔助人工混合交叉進行內容分析。

   陳韻博的《勞工NGO的微博賦權分析——以深圳“小小草”遭遇逼遷事件為例》,采用在線民族志和深度訪談等研究方法,通過分析他們在遭遇逼遷過程中的新媒體應用和結果,總結微博在事件中的作用和社會賦權的效果。研究發現,微博起到了直播事態發展、與傳統媒體互動、利用“話題”功能進行深入探討和社會動員等作用,同時在個體、人際和社會參與三個層面都實現了不同程度的賦權。

   何夢祎在《新媒體語境下公共安全危機謠言的傳播與控制——以新疆暴力恐怖事件為例》中認為,公共安全危機謠言的產生歸結為信息流動的失衡,共分為三種:1.不同傳播系統間的信息流動失衡。有時候,大眾傳播系統在某種外力干預下出現集體“失語”,而人際傳播和群體傳播系統卻突然“爆發”;2.在地域上的信息流動失衡。對于同一公共安全事件,不同地區、國家可能在不同角度、立場上進行信息傳播,這就造成了信息流動的失衡;3.時間上的信息流動失衡。在危機發展的不同階段,信息傳播的強度和信息量的大小可能存在著嚴重的不平衡。

   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融合的問題是個老話題,朱鴻軍、農濤在《傳統媒體與新媒體成功融合的關鍵:傳媒制度的現代化》提出了新觀點,認為我國媒介融合難的根源在于落后的傳媒制度,具體表現為:較多的保護政策使傳統媒體缺乏與新媒體融合的現實緊迫性;改制的不徹底又使傳統媒體難以成為新媒體競爭所需要的市場主體;與商業新媒體相比,外在“雙重管理體制“所存在的弊端又大大阻礙了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融合。實現傳媒制度的現代化,才有可能實現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融合成功。

手機版 | 歸檔 | 關于我們| ( 粵ICP備14048290號 )

主辦:學術研究雜志社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天河北路618號廣東社會科學中心B座7樓學術研究雜志社 

郵編:510635

? 學術研究雜志社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幸运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