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登錄中國(南方)學術網 | 學術研究雜志社

勞工社會學青年學者論壇

時間 : 2013-11-11 來源 : 本網原創稿 作者 : 中國(南方)學術網 【字體:

由清華大學社會學系主辦的"勞工社會學青年學者論壇",于2013年9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舉行。論壇由社會學系系主任沈原教授主持,北京師范大學余曉敏副教授,北京大學盧暉臨副教授、華南師范大學黃巖副教授和上海大學蘇熠慧講師擔任點評人,來自復旦大學、上海行政學院、華東師范大學、上海大學、上海財經大學、中山大學、華南師范大學、南開大學、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北京工業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和清華大學等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十幾位青年學者就近期研究成果進行了深入探討。

  論壇由德國羅莎oo盧森堡基金會資助,基金會代表孫巍出席論壇并參與了討論。她認為,當前中國社會對公平和正義的關注越來越多,尤其是勞工方面。在這種氛圍下,吸引更多年輕人來關注勞工群體、研究勞動關系是非常必要的。她期望青年學者能通過此次論壇提高學術水平、激發學術思想,同時能進一步思考將學術知識轉化為"社會生產力"的方法。

  沈原教授在開場白中指出,勞工社會學是社會學中很重要的分支,它不是單純地研究勞動關系,而是站在工人的立場來研究勞工問題。勞工社會學的宗旨是把工人階級帶回分析的中心,這個社會不可以總是中產階級或者白領,工人階級在推動社會轉型和經濟社會發展方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對勞工社會學的學科發展而言,青年學者的培養是最重要的。他希望通過論壇的方式,將勞工研究有成就的青年學者聚在一起,開展廣泛而深入的溝通和交流,促進青年學者的成長和發展。

  論壇分為"勞動過程與雇傭體制研究"、"勞工組織與勞工運動"、"勞工政治與勞工意識"和"工人的教育與生活"四個單元。在三至四位青年學者主題演講之后,點評人和其他與會者發表評論意見,隨后演講人回應并展開討論。

 

  第一單元:勞動過程與雇傭體制研究

  在第一個單元中,薛紅(華東師范大學)的論文《"技術"何以求?--外來工對"技術"的態度以及"學習技術"的過程分析》通過對電子和服裝行業的工人訪談,來剖析工人們對"技術"的態度,以及他們"學習技術"的過程,并且指出"技術"和個人發展之間的鴻溝。"求技術"的過程(從工人掛在嘴上到真正付諸實踐,以及從被動學習到主動學習)是跟工人的職業歷程和生命歷程聯系在一起,但是各種社會性的條件,包括勞動力市場的分割,內部勞動力市場流動機制的匱乏,以及勞動保障的不健全,成為阻礙從獲得技術到個人發展的障礙。

  王星(南開大學)的論文《逐利動機、勞資分立與利益政治:清末民初學徒制工業化轉型素描》指出,清末民初學徒制工業化轉型過程中,學徒制呈現出一種畸形的制度形態:對學徒工群體而言,學徒制是一種傳授謀生技能的教育制度;而對于資本家而言,學徒制實質上已經屬于一種勞動雇傭制度。一面是宗法家長制色彩濃厚的倫理性師徒關系;另一面卻又是基于"自由契約"之上的非等價性市場交換。傳統與現代在這個制度中被強制性雜糅嫁接在一起,形塑學徒制制度變遷獨特演化軌跡的是背后利益相關者的利益政治行為。而學徒制工業化轉型過程中的利益政治也給近代中國經濟和社會帶來了嚴重后果。

  來自上海大學的賈文娟通過在一家國有重型機械制造企業的田野調查中發現,在中國國企改革和與跨國企業合作的過程中,一種以"包工制"為基礎的"入廠包工"生產模式開始在技術密集型產業中出現。賈文娟在其論文《入廠包工:國有工業企業中的包工形態及其對勞資關系的影響》中詳細描述了這些發現,并探討了這種生產模式出現的條件、對勞資關系的影響、以及對工人權益保護的影響等問題。

  余曉敏副教授對三位青年學者的研究進行了點評。她認為,這三篇論文討論的議題比較集中,都是圍繞著"技術化"或"技術學習"這樣一個勞動過程研究的核心議題而展開的。把技術問題放在勞動過程中研究,會有總體性的視角和高度。不同的是薛紅比較偏重從工人的視角出發分析工人在尋求技術的過程中的意愿和行動,而另外兩位青年學者不同程度地關注資本或者管理者的邏輯。具體而言,薛紅的研究提出問題的方法很好,她是從現實出發,從工人在市場中的體驗和這種體驗與官方話語的背離出發來提出問題。另外,薛紅關心的"技術"問題是勞動過程研究的重要議題。不止是在中國,從全球化的視角出發,縱觀整個工業化過程,技術在勞工過程中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工人學技術是在勞動過程中擺脫控制、爭取權力和權益的重要的路徑。需要進一步討論的問題是,在其他行業中,工人學習技術的狀況怎樣?是否面臨同樣的問題?勞動密集型行業和技術密集型行業的情況是否有差異?技術在整個勞動過程中是否存在與資本相比的對應權力的問題?資本如何控制技術?性別的差異?等等。王星的研究有國際比較的視野,還比較關注技術形成的宏觀因素如國家政策等。這就與與其他的研究形成了宏觀與微觀的互補。有兩個問題,一是學徒制度的研究對于中國現實有何意義?二是,如何理解"學生工"和"暑期工"問題?賈文娟的研究可以在理論上走得更遠一點。她提出在同一家工廠的車間中出現了正式工與外協工兩種不同的生產體制。如果說共性是都在專制體制下,那么兩者的差異是什么?這種比較是更有意思的事情,更容易對理論的發展做出貢獻。第二,如果從國際視角出發,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來分析,這個個案會更有學術價值。第三,從拓展個案法的研究方法來說,案例選擇可能遭遇背對現實的風險,或者說案例失去現實價值。入廠包工的現象是否具有普遍性?是否能夠反應跨行業的國企改革的現實?

  在自由提問環節,與會者對薛紅的研究提出來的問題包括:不同行業、不同規模,技術重要性有何差異?"學點技術"是工人增權的真實故事還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建構?在服務行業,技術是否會成為對于工人權益的抑制?對王星的研究提出來的問題包括:是否在學徒制歷史變遷過程中發現歷史性的規律?在學徒制和宏觀社會制度之間是否存在一個中間環節?學徒制對于早期工人的反抗有何影響?對賈文娟的研究提出來的問題包括:外協工和正式工有沒有發生沖突?"臨時工"在國企中的出現是一個新現象么?外協工和正式工的用工成本比較是怎樣的?外協工的存在對于正式工的影響是怎樣的?在國際合作中,國企和外企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

  薛紅的回應是,不同行業對技術的需求不同,服裝行業招工歡迎熟練工,電子廠不管這些,不管是職業技校的還是高中畢業,統統在這里變成操作工。另外,工廠的規模也是有區別的。中小企業的工人需要熟練工人。大規模的廠有完善的技術培訓體系,不希望不規范的技術進入到生產中來。技術熟練會增強工人討價還價的能力,但是學習技術后從事個體生產是不太可能的,因為一個流程有一整套技術,工人很難習得全部。另外,就算是有技術的工人,把老板惹火了,還是可能被裁掉。在回應時,王星坦承,研究伊始并未考慮現實意義的問題。最初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去驗證技術變遷和廠內技能形成的問題。不過在研究過程中意外地發現了現實勞工抗爭中的權利意識和技術意識的匱乏。勞工運動不是他關注的重點,對于學徒工的抗爭也沒有太多關注,這可能是其未來研究的一個方向。賈文娟首先回應了做個案研究的意義問題。這個個案分析了技術密集型行業中出現包工制(這種常常出現在勞動密集型行業中的生產制度)的狀況,與以往的理論展開了對話。另外,以往體制外的東西進入到了體制內,并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這個個案本身就可以幫助我們重新反思關于包工制、彈性積累、外企進入中國、國企改革等問題的研究。第二,她認為入廠包工的研究一開始要對話的是組織社會學的交易成本理論。它認為企業外包的生產程序是邊緣的,不要占用企業資源,否則會增加交易成本。而外協工從事的生產確是核心的部門,而且不是外包,是讓包工隊進入工廠車間從事生產活動。第三,入廠包工的生產制度和國企中大量雇傭臨時工的生產制度是不同的。前者是在2008年與外企合作的過程中,突然發展起來的。所以外協工的出現與資本的彈性積累和勞動控制手段的變遷密不可分的。第四,對于工人抗爭的問題。工廠引進包工制度就是引入市場的鞭子,形成對正式工的威懾。正式工雖然也在不斷抵抗,但是由于自身的軟弱,不愿承擔經濟和政治風險,主要采取是長期怠工的方法。對與外協工而言,基本上不存在抗爭行動。

 

  第二單元:勞工組織與勞工運動

  第二單元有四位青年學者講演。來自中山大學的許怡首先報告了自己的論文《跨境行動與勞工保護:中港"反血汗工廠運動"研究》。她運用 "多點民族志"的方法,通過六個案例的參與式觀察,提出了跨境社會運動的"回飛鏢效應",探討了中港兩地跨境反血汗工廠運動的演變過程:從消費地轉移到生產地的空間轉移;從由消費地的行動者主導到消費地與生產地的行動者共同參與;從外壓力到內動員的策略演變。她認為,中港反血汗工廠運動逐漸打破了工人與行動者以及國內行動者與境外行動者之間的雙重區隔。通過SAC組織作為運動的傳遞者和中間人,一個跨境反血汗工廠網絡逐漸形成。

  來自華東師范大學的吳同匯報了其最新的研究成果。通過對珠三角勞工NGO的參與式觀察,他認為伴隨著以集體談判為目標的勞工維權行動出現,勞工NGO的面臨著從個體維權到集體談判的轉型。這到底是工人意識的提升、 還是NGO 突破了外部制約還是地方政府在尋求社會治理模式的轉型?這對工人運動來說有著怎樣的深層次意味?吳同在《工人團結的鍛造與延續--勞工NGO行動的神話還是地方治理的轉型?》一文中對這些問題進行了初步的探討。

  一直關注工會動態的孟泉(清華大學博士后)在最近田野工作的基礎上完成了新論文《修復關系與循環反抗:基層工會改革與工人工會意識演化》。他認為,工會與工人的關系是工會變革的核心命題。從原社會主義國家的工會變革和資本主義國家工會的發展來看,工會一直在尋求動員工人生產(外部合法性)與維護工人權益(內部和發行)之間的平衡。盡管工會在努力塑造工人對工會的認同,然而仍舊會有三種工人組織化意識并存:工具理性、授權認同和父愛主義。多元化的工人組織化意識分別與以鹽田為代表的工具型工會、以先端為代表的組織型工會和溫情性工會互相建構,塑造了工會與工人關系多樣化的形態。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的博士生竇學偉匯報了自己博士論文的最新進展。其博士論文的題目是《社會轉型背景下環衛工人的生計與組織化抗爭》。他研究的是2012年底至2013年初發生在廣州和佛山等地的環衛工人罷工潮。在他看來,這次罷工浪潮既不同于以往的環衛工人罷工潮,也不同于工廠中產業工人的集體抗爭。公共服務行業的特點,使得環衛工人的集體抗爭具有極強的可見性,并且能夠對社會生活的日常運作產生直接的影響。由于在關系自身命運的市場化改革過程中失去話語權,環衛工人的生計越來越難以維持,"城市美容師"越來越淪為社會的最底層。在維權意識不斷覺醒和自組織力量不斷增強的條件下,環衛工人越來越嫻熟于組織集體行動。

  作為點評人,北京大學盧暉臨副教授認為這四篇報告的共同主題(關懷)是站在工人立場,爭取工人團結和提高工人利益。許怡的文章研究了六個個案,對勞工運動的策略有很大啟發。勞工運動不能完全依賴于消費者行動或公民運動,勞工的利益最終還是要靠階級行動來爭取。不過在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在工人能力還需要顯著提升的時候,需要廣泛到員利用媒體和公民社會的力量。工人的成長需要一個過程。六個案例看似是外部行動對工人內部團結的引介。但是最核心的問題,以工人為主體的團結如何去達成?這些考慮的還不夠。吳同的文章分析的是一個勞工NGO的個案,它的成長。對于題目,其實是有一點點問題,它似乎在說兩件事情,一是勞工NGO對工人組織和團結的作用,二是NGO的成長。這兩者顯然不是一回事。孟泉的文章討論生產場所的唯一的合法組織,工會的情況。希望能夠對社會主義時期中國工會的角色進行更細致的研究和探討。中國工會平時是不作為的,但是在特殊的情況之下,以它的特殊地位,如果想有所作為,那所起到的作用是很顯著的。不能簡單的說工會是沒有作用的,然后就是另起爐灶提倡勞工NGO之類的。在中國現有的制度渠道下,我們需要討論工會問題,哪怕是看到一點點的變化和提升的可能性,那現實和理論意義也是很大的。竇學偉的環衛工人的抗爭,應該是做了一個初步的研究,還有一些想法。確實如你所說,環衛工人的罷工有一些不同。他們的工作與普通人的生活密切聯系在一起。他們一停工,市民馬上就能感受到效果和威力。這個與產業工人的抗爭不太一樣,可以展開討論。另外,對于環衛工人的生計,一個個的家庭的生活狀況,這個群體的特點,希望有更多的田野觀察。

  之后的提問環節,熊易寒認為對于大學生團體在工人運動中起到的作用需要進行更加細致和認真的分析。其他與會者對于許怡的研究提出的主要問題包括:在六個社會運動案例中,影響工人動員模式的社會條件是怎樣的?選擇六個案例的標準是什么?對于吳同的研究提出的主要問題包括:對于空間和容忍度的分析需要更抽象的概括;要分析勞工NGO在工人團結鍛造過程中的作用,是否需要觀察更加多元化的勞工NGO?NGO對工人的團結是制度化的團結還是個人性的團結?對于孟泉的研究提出的主要問題包括:說和人型的工會與工人的三種組織化意識有何關系?是否需要更加明確研究對象為企業工會?對于企業工會領導人的角色需要更進一步的分析;對于工會行政化的干預方法是否需要更多的思考?對于竇學偉的研究提出的主要問題包括:對于環衛工人的特點、群體特征、勞動過程和職業歷程等需要更多關注;對話的理論過于模糊。

  許怡對問題的回應是這六個案例的分析不是為了比較和抽象出一個模式,而是展示一個社會運動發展的過程。當然這幾個案例也有共性,如在戰術和策略上的共性。熊易寒老師提出的,文章中沒有展示出社會運動和工人團結之間的關系。這確實是這些運動存在的弱點。她也覺得這些運動對于工人團結做的還不到位。后來的運動雖然也有逐漸的動員工人,但是屬于比較淺的層次。吳同回應了三類問題。一是主題不很明確,他認同這種批評,文章的初衷是回應李靜君和沈原老師關于工人團結的討論。第二,個案太單薄。吳同表示他的研究是集中于工運型NGO這一特殊類型的,其他類型的NGO不在研究視野之中。第三,制度化的團結還是個體化的團結?首先工人中有普遍的維權意識,勞工NGO采取導向型的介入手段,逐步地在工人中建立團結。孟泉回應了兩方面問題。一是認同應當確定分類的標準和原則。第二是認同應當對工人方面的訪談資料進行進一步的挖掘。

 

  第三單元:勞工政治與勞工意識

  上海行政學院的劉建洲副教授在其論文《新生代農民工的階級意識:基于社會學干預發現》中,嘗試借鑒圖海納的行動社會學框架,對新生代農民工的階級意識進行社會學干預。他將干預過程分為三個環節:(1)階級意識訪談。通過記錄打工者的階級體驗,來展現其階級意識在不同維度的表現形式與特點。(2)閱讀、討論勞工傳記《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啟發打工階級通過審視勞工史上的經典人物的覺悟過程,反思"我們曾經是誰"、"我們將向何處去"、"我們該怎么辦"等階級意識發育進程中的重大問題。(3)觀看、交流電影《美麗青年全泰壹》,促使打工者從更為廣泛的社會關系和更為深遠的歷史視角,來看待自身目前的處境和歷史命運,反思該如何采取切實的行動來改變現有的結構。社會學干預發現,中國新生代農民工的階級意識尚處于"工會意識的萌芽期",其階級意識發育的程度與表達的深度,要超乎學界的預計與想象。本研究能夠為新時期的勞工教育以及國家勞工政策的制定,提供了一份不同于以往注重"生態研究"而忽視"心態研究"的實驗報告。

  復旦大學的熊易寒在其論文《集權化市場、彈性積累與勞工政治的轉型》中討論了,彈性積累的生產體制在集權化市場條件下的興起,以及彈性積累的生產體制對勞工政治的影響。他認為,市場不是平等的,只要存在高附加值的產業環節(研發、設計和營銷等)與勞動密集型產業環節(生產制造)相結合,就可能形成集權化市場。產業環節的脫離使得工廠政體視角越來越有局限性,因為如今的工廠管理體制和權力結構不是在一個獨立的研究單位中而是在整個產業分工中產生和延續的。集權化市場和彈性積累需要通過制造市場的等級制來保證利潤,它不需要"功能性的中產階級",而是需要"功能性的窮人"。只有制造功能性窮人的體制性貧窮,才能確??梢越邮芰畠r的、不穩定的和無保障的工作的無產階級存在。隨著靈活積累的全球性擴張,一度穩定的工人階級被"與分包商和臨時就業中介機構之間的暫時和膚淺的關系網絡"所取代。結果是,一個結構上被瓦解和缺乏組織的工人階級形成了,他們更傾向于發展"怨恨政治",而非"傳統的工人階級工會和左派政治"。

  上海財經大學的蘇熠慧匯報了其正在進行的研究成果《職業學校的"暴力文化"與學生工抵抗》。通過半年多的田野工作,她發現在職業學校中普遍存在著崇尚暴力的反文化。"暴力文化"一方面基于這些孩子的農村成長經驗,另一方面基于職業學校內部小群體互動模式的鞏固。暴力文化是學生最直接的感情表達方式,作為學生個性釋放體現方式和學生最直接的情感表達方式的"暴力文化"卻與資本對馴服、乖巧等女性化氣質的強調相矛盾。這種矛盾正導致了學生工進入學校后,無法接受工廠生活,從而引發抵抗行為。她認為職業教育中的暴力文化揭示了階級再生產過程的斷裂。

  華南師范大學的黃巖副教授對三位青年學者的研究做了精彩點評。他認為劉建洲對階級意識的研究是非常有價值的。但同時階級意識是理論性抽象性非常強的。如何進行測量和評估?這是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對工人進行干預前后的訪談,或者對其志愿性的行為參與程度進行觀察,要比單純的問卷訪談更有效一些。另外,三種類型的研究對象:NGO的發起人,NGO的志愿者以及普通工人,他們對于干預的反應情況是否存在區別?熊易寒的研究試圖從宏觀層面對勞工政治進行研究,考察了彈性積累條件下工人團結的碎片化問題。但是他的研究涉及到的概念太多,如集權化市場、怨恨政治、功能性窮人等,這些概念并不十分明確。另外,一些具體判斷的解釋并不十分清楚,需要進一步的思考。蘇熠慧的研究想討論的論題太多了,有在職業學校的問題,有家庭社區的問題也有工廠中的問題。這一點還是需要明確。另外,性別視角是文章的主線,如家庭社區培養的男性文化和工廠學校規訓的女性文化等。除了性別視角之外,地緣因素也是應當考慮的關鍵變量。

  其他與會者對劉建洲的研究提出的問題包括:短工化和高流動對干預效果的影響是怎樣的?如果條件不允許設置對照組,那么干預對象的選擇應該著重考慮;把普通工人和NGO工作人員作為同質性的群體,這樣的實驗分組是否合適?不同階段的干預前后是否做過前后測,對干預效果進行比較?工人階級意識的變化是一個長期的演變過程,可能不是一個干預過程就有顯著效果的;與以前對老一代農民工的干預有何關系和區別?干預的后果是否引發階級行動?干預對象的屬性特征對于干預結果有何影響?對熊易寒的研究提出的問題包括:彈性積累導致勞工政治的轉型的類型和機制是什么?彈性積累對于工人組織化發展的影響機制是怎樣的?不應將討論停留在制造業上還應當考慮服務業的情況;階級政治和怨恨政治的異同是什么?對蘇熠慧的研究提出的問題包括:與之對話的理論落腳在階級形成理論還是勞工政治理論?暴力文化背后隱含的更深的問題是什么?農村生活是不是暴力文化的根源?暴力文化是性別文化還是個性文化?暴力文化的解釋鏈條過長;從暴力文化到階級文化的跳躍有點大;如何看待暴力文化與傳統的儒家文化之間的關系?對于孩子們的暴力文化,父母的態度和反應是怎樣的?職業學校中參與打架的學生與不參與打架的學生進入工廠后行為有何區別?

  劉建洲在回應時提到,在做階級意識的文獻綜述時,感覺到一些理論和實踐上的困惑。他的感覺是實踐是第一位的,經過實踐之后,對于問題的理解會達到另外一個層次。研究之初也想到要做比較、分組設計和實驗設計等,但是實踐中難以兌現,可能在實驗室中更容易實現。對于社會學干預方法的討論在西方也有很多爭議,他的研究是從這個范式出發去討論利弊。干預之后能否得出結論認為工人階級意識獲得提升?他試圖做出一個初步的判斷,但是更多的是希望通過實踐的發現和理論有所對話。工人的高流動性對于干預效果的評估確實影響很大。

  熊易寒在回應時承認題目比較大,以后會考慮將其分解,首先解釋彈性積累在全球同時興起的問題,然后再解釋彈性積累對勞工政治的影響。汪建華和王星提出了很好的建議,需要對后一個問題進行類型化,對機制進行解釋。階級政治是基于工會和政黨的,而怨恨政治喪失了組織性基礎,更多的是個體性的,并且變成了一種社會心理現象而不是組織現象。

  蘇熠慧認為大家的批評實質上是在幫助她梳理分析線索。她認同汪建華和許怡的觀點,階級形成的研究需要一個長時段的跟蹤或文獻收集,而她的短時間的田野調查放在勞工政治的理論視角下似乎更合適。在下一步的研究中,她希望保留階級和性別(階級氣質)的視角。關于農村生活對學生的影響,她認為這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接受了一種行為模式,進入職業學校后,又經歷了一個再造的過程,某些方面受到加強。

 

  第四單元:工人的教育與生活
 

  最后一個單元有三位講演者。華南師范大學的黃巖副教授報告了近期的一些思考《宿舍勞動體制的再思考》。宿舍勞動體制是任焰和潘毅在2006年的兩篇文章中提出來的。她們指出宿舍勞動體制反映了資本對勞動力再生產的一種安排,即將產品的生產空間和勞動力的再生產空間合二為一,以適應隨意延長勞動時間和靈活控制工人的需要,目的是保證勞動產出的最大化。在實踐中,宿舍勞動體制降低了工人對工資的要求,同時抑制了工人社區聯接的可能性,代表著一種強制性的勞動和居住方式。隨后的幾篇文章延續了這個基本觀點。但是,事實果然如此么?新生代工人對于宿舍的選擇或認同是基于理性考慮的么?在有選擇的情況下,工人選擇住宿舍的理由是什么?黃巖老師提出了這些正在思考中的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的汪建華報告的題目是《新工人社區生活的社會政治意涵:基于經典理論視角的闡述》。從涂爾干、馬克思和波蘭尼的理論出發,他回顧了經典研究中的勞工社區生活,討論了社區生活對于勞工階級的意義?;诮涷炑芯抠Y料和相關文獻,他討論了新工人的社區生活形態,并指出了三種考察其變化趨勢的維度:代際變遷、工業化經歷和產業區域轉移。最后他討論了從上述三種經典理論視角出發,如何看待新工人社區生活形態變遷的趨勢。

  清華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黃斌歡報告的論文題目是《豬圈的爭奪:客籍養豬工人與地方政府的治理之戰》。他以珠三角城市邊緣的客籍養豬人為研究對象,分析了圍繞著生豬養殖權力的爭奪過程。這些邊緣養豬場是扎根于城市市場體系的,但卻遭遇政府部門的干預,不能獲得合法身份。在養豬人和地方政府之間上演著一出"政府拆除、重新開張、政府再次拆除、再次重新開張"的劇目。

  上海大學的蘇熠慧講師擔任第四單元的點評人。她認為三位演講者的一個共性是轉向工人的生活,將工人的生活與生產結合起來進行研究。黃巖老師的思考基于兩個問題:第一,選擇住宿舍是工人自愿接受的認同的行為,還是工廠強制的控制?第二,宿舍是工廠控制的場所還是工人團結或者再造社會關系的場所?汪建華的研究提供了一個從生活角度分析工人政治的視角。但是在引入三個經典理論的研究視角時,是否也應該對其背后各自要回應的問題進行一個討論?黃斌歡的研究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將產業與生活的契合描述的很清晰。但是與波蘭尼的理論展開對話是不合適的,波蘭尼討論的政府是一個左右搖擺的形象,在黃斌歡的研究中,政府的角色不是這樣的。黃斌歡的問題似乎更接近一個社會治理政治的問題。

  其他與會者對汪建華的研究的問題主要包括:對工人的社區生活的研究,為何沒有單位制的討論?對黃斌歡的研究的問題主要包括:這些養豬場的法律地位是怎樣的?研究問題不是特別清晰;政府治理的邏輯和養豬人的生活邏輯是怎樣的?圍繞著養豬場的利益格局是怎樣的?

  三位演講者先后回應了大家提出來的問題,在接下來的討論中,與會的青年學者和沈原老師等人一起圍繞著汪建華和黃斌歡的研究展開了進一步的討論。

  整體而言,青年學者對勞工問題的研究既有廣度又有深度。從廣度上來說,其研究方法既有田野觀察,又有文獻研究、干預研究和理論思考;田野觀察的地點既包含工廠和社會組織,又包含職業技術學校和街頭;研究對象既有產業工人又有公共服務業工人和工人階級后備軍;研究問題既涉及到生產過程又涉及到生活領域和集體行動。從深度上來說,這些研究不是簡單的應用經典理論來解釋中國勞工問題,而是從現實出發設定議題,通過經驗觀察、理論對話和反思,尋求對中國勞工狀況和勞工問題的本土解釋,努力探索改善現狀的方法。這些研究有助于勞工社會學的學科發展,代表了勞工研究未來的發展方向。

  來自北京大學、南開大學、中華女子學院和清華大學等高校的十幾位學生旁聽了主題匯報及討論。

        (根據錄音和筆記整理。整理人:竇學偉,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手機版 | 歸檔 | 關于我們| ( 粵ICP備14048290號 )

主辦:學術研究雜志社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天河北路618號廣東社會科學中心B座7樓學術研究雜志社 

郵編:510635

? 學術研究雜志社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幸运彩 -